“犹大”回家的故事 菲戈遭扔猪头,渔夫用无人机垂钓,最后的晚餐哪个是犹大

“犹大”回家的故事 菲戈遭扔猪头,渔夫用无人机垂钓,最后的晚餐哪个是犹大

2017-05-01 00:45 作者:小编

今天为你讲述的是,是关于“回家”那点事

在球员市场全球化的今天,转会,已经让人觉得司空见惯。再次回到熟悉的球场时,那些转会其他俱乐部的球星有的受到了球迷们山呼海啸般的欢迎,有的则是被冠以“无法原谅”的判将之名。情缘难尽也好,恩断义绝也罢,这些球员向我们诉说着一个个回家的故事。

菲戈,曾经是诺坎普的宠儿。2000年夏天,他以5600万欧的身价叛逃皇马,从此他与诺坎普再无温情可言。再回诺坎普时,迎接菲戈的只有无尽谩骂,还有让全世界球迷都知道的那一颗猪头。“犹大”标语随处可见,竖中指,扔酒瓶,巴萨球迷想尽办法攻击他,却也不得不接受他已投奔死敌的事实。人们早已忘记他曾身披红蓝战袍为巴萨横刀立马,那一刻,菲戈就是他们无法原谅的敌人。赛后,西媒称这颗猪头将会是巴萨永久的悲哀。

今年伊瓜因以9000万欧转会尤文图斯,引起足坛又一个地震。那不勒斯主席甚至直接公开炮轰小烟枪是叛徒。自然,他的回家之路不会太温馨。愤怒的紫百合球迷烧了伊瓜因的球衣,甚至还给他寄过死亡威胁。

原本,他是球王马拉多纳理想的佛罗伦萨接班人,所以当他转投死敌的球会,老马当即表示这个决定太让人心碎。一生效力罗马的狼王托蒂也怒喷伊瓜因,称他眼里只有钱。

如果说回家的复杂心理是情难尽,意难决。那格策的出走和回家则让人唏嘘。大黄蜂球迷对他更是又爱又恨。爱他,因为他是多特的青训球员,是大黄蜂一手培养起来的天才,是克洛普辉煌时代的重要角色。恨他,当然是因为他投奔拜仁。他在多特最困难时离开,不顾恩师的苦苦挽留,执意要去拜仁,却没想到命运给自己开的玩笑竟是以这样一个狼狈的模样回到故地。谩骂和嘘声在他披上红色战袍那一刻起就响彻威斯特法伦球场,如今再穿上黄衫,不知道格策的心情又是怎样呢。

当年,多特队长胡梅尔斯曾公开表示,完全无法理解格策去拜仁的决定,但谁又能想到这个黄蜂队长会在三年后转投死敌拜仁呢?比起格策,胡梅尔斯的忠心天地可鉴。他曾说:“就算拜仁的回购条款里只有两欧元,我也不会离开多特。”他去拜仁的唯一理由就是回家。作为土生土长的巴伐利亚人,他拒绝了英超,西甲豪门的邀请。

所以,冠军不是他最看重的,胡梅尔斯只想回家。即便如此,多特球迷在最开始时还是无法接受,他们打出的标语是:“队长(船长)弃船而逃,若要离开请快走。”在德国超级杯的决赛中,他代表拜仁出战并赢得最终冠军,但念旧且深情的胡梅尔斯在赛后将自己的球衣脱下送给一名多特球迷的场面感动了大黄蜂的拥垒们。至此,迎接胡梅尔斯重回威斯特法伦的不再只有嘘声,更多的是那一“脱”泯恩仇的掌声。

足坛上还有一个让人唾弃一生的球星转会,他就是坎贝尔。在英格兰,阿森纳和热刺是一对百年老冤家,2001年。为热刺效力九年的坎贝尔拒绝和球队续约,以自由球员身份投奔死敌阿森纳。这种免费投敌的行为让热刺球迷大为光火。01-02赛季,阿森纳客场对阵热刺,坎贝尔遭到了现场球迷疯狂的嘘声。他们把写着“犹大”字语的气球和标语扔向这个判将。

不过坎贝尔自身倒没受多大影响,发挥一直中规中矩。直到最后热刺扳平比分,球迷自发唱起了“坎贝尔之歌”,歌词大致意思是:当坎贝尔死去时,我们会庆祝欢呼再开一个Party。从此,坎贝尔成了白鹿巷最不受欢迎的人。

曾经的记忆固然美好,但若留不住他,就从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吧。足球,从来都是一项充满温暖的运动。有些人被当做叛徒,也有人被当做故乡永远的英雄,迎接他们回家的总是经久不息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