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与银行联手对抗央行紧缩政策,

地方政府与银行联手对抗央行紧缩政策,

2017-06-25 18:57 作者:小编

央行在收紧流动性,但银行与地方政府并不听话。

春节以后,央行进行大规模净回笼。截至3月25日,央行连续第5周实现净回笼,共“吸金”6330亿元。这一数字相当于此前两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的资金回笼量之和。

央行回收流动性有非常明显的操作特征:一是通过数量型调控工具,在数量上大开大阖,春节前连续4周向市场净投放资金6820亿元,春节后连续5周净回笼。这种规模上的“大放大收”的特征表明,公开市场操作已成为当前当局流动性调控的最优工具;二是在运用上讲究长短期结合。3月份,央行再度重启28天正回购,使得4月份到期资金量增加。此外,3月份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对于3月期工具的使用也大大增加,包括3月期央票和91天正回购,这使得6月份原本很低的到期资金量得以增加,由此,各月的到期资金量变得较为均衡;三是慎用加息等紧缩工具,存款准备金率会适时使用。

央行与银监会的紧缩政策遭遇投资与信贷的双重抵抗。别的不说,单是去年的投融资平台的信贷,以及湖北等省6年12万亿的信贷,就够央行抵抗一阵子了。要知道,城商行听命于地方政府,完全是地方政府的钱袋子。如徽商银行从市场化,又逐步走向了行政化,从独立董事的任命就可见一斑。安徽等中西部省份GDP大涨的背后,是信贷的节节攀升。

另一方面,央行与银监会不仅要支持中西部GDP的增长,还要做贡献。3月25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出席美洲开发银行年会时表示,如果能确信经济复苏,那么部分特别的刺激措施可以逐步淡出。经济刺激政策退出有三前提:一是决策层需看到确切的迹象或统计数据显示复苏态势良好;二是确定经济不会出现W形复苏;三是财政刺激政策应最后退出。

如果财政刺激政策最后退出,就意味着为满足投资所需要的信贷还会增加。今年发改委审慎对待新项目,即便地方政府不再上项目,为了防止2009年新开工的政府项目不成为“半截子”工程,预计今明两年平台贷款可能要达到10万亿。也就是说,在2009年的基数上还需要增加2万~3万亿的负债。更不用提湖北一省每年的计划投资就达到2.4万亿元。

银行也在明里暗里对抗流动性收紧政策。年初放贷有利于银行业绩,银行面临业绩考核,不可能改变多放贷多得利的盈利模式。由于银监会出台《流动资金贷款管理办法》,使银行较难通过企业的贷转存获得收益,因此提前放贷成为首选。只要盈利模式不变,只要银行与地方政府、大企业的交情不变,要改变银行的放贷冲动难上加难。

央行不会轻易加息,会不会很快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关键看3月份信贷数据是否超过预期,看发行央票的利率是否足够低。

3月份信贷量是多是少?市场各执一词。四大行3月前两周放贷近2000亿元,分析人士据此推断,银行业3月新增贷款约在8000亿~10000亿。笔者预计该数据有高估之嫌,如果加上银行暗渡陈仓名为理财产品、实为信贷产品的资金,3月份将突破1万亿元。而央行副行长朱民表示,3月份贷款增长将会进一步放缓,贷款的结构更加平衡。

目前银行间的资金面继续宽松,机构对一级市场央票需求不减,所以,央票的收益率连续持平。综合正回购及央票利率,从回笼成本看,1、3月份央行付出的利率成本还低于存款准备金率。与此同时,大企业有去年的授信保障也不缺钱,他们可以潇洒地获取地王。但民间借贷利率已经急剧上升。以东莞、深圳等地为代表的珠三角民间借贷市场,短期拆借利率已经从3月初的月息6%骤然升至目前的8%~9%,不少私募将手中富余资金的20%投入民间借贷市场,就可以保证公司全年80%左右的净利润收入,“炒资金”的收益远胜过炒股票。温州等地利率大致与珠三角相同。

央行与银监会收紧流动性,遭遇到地方政府投资冲动与银行信贷冲动的双重抵抗。银行只能采取有保有压的措施,导致民间利率激升,中小企业将再次陷入融资难困境。富得流油,穷的永远受银行歧视,这就是现实。穷人银行家,还是遥远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