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智贤的爸爸_ptd889

全智贤的爸爸_ptd889

2017-06-25 18:14 作者:小编

“穷养儿富养女”是一句民间俗语,但如果把这个“富”单纯的理解为金钱上、物质上的“富”,就容易走偏。如果赶上手里有权的官员们这么想,那离贪腐也就不远了。

已经有不止一对父女双双站在法院的被告席上了。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除了5月最后一天刚刚受审的深圳市政法委原书记蒋尊玉父女,之前还有湖南省怀化市原副市长李自成父女,甚至深圳海关原关长赵玉存的两个女儿都走上了被告席,父女三人共同被起诉!

部分贪官的女儿虽然没被起诉,但“拼爹”拼来的各种好处可一点儿没少。

有些官员为了给女儿好房好车,默许女儿收礼甚至直接索贿;有些人为了女儿出国,名节不保令人惋惜;竟然还有医院院长利用权利让大夫远赴澳洲伺候女儿“坐月子”!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真是活久见!

送车送房最常见

和贪官儿子喜欢借父亲的影响力做生意不同,房和车对于大部分“千金”而言更对路子。

刚刚受审的蒋尊玉之女蒋丹丹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蒋尊玉涉嫌收受的财物中,一辆价值超过84万元的豪车和7万元红包是由蒋丹丹收下的,而且还有“名正言顺”的理由:结婚、过年、孩子百天。政知君恐怕永远也收不到这么贵重的礼物和红包,因为无法像蒋尊玉一样为房产企业开发项目提供帮助,也没有什么下属可以“提携”。

除了送,还有主动要的。2014年底宣判的深圳市原副市长梁道行受贿案则是与其女的婚房有关,他在2007年时,以其小女儿结婚需要婚房为名询问过一个房产开发商,问楼盘是否还有房子,而他曾帮该开发公司协调过拆迁户闹访。当对方答复没有房之后,感觉梁道行“不太高兴”,觉得得罪不起梁,便协调出一套房子“卖”给了他,市场价120万左右的房子,梁交了60万后就办了房产证。

还有为了帮女儿在北京买房,准备退休前“捞一把”然后再“安全着陆”,没想到出了事儿。这说的就是安徽省国土厅原巡视员杨先静,他利用对铁矿的矿业权分立、出让、转让当中的权利,索贿1600万左右,从中拿出350万给女儿在北京买房。

出国留学、旅游不可少

河南省财政厅原副厅长姬林芳一直为官清廉,名声极好,可当他发现多年的积蓄竟不够女儿出国留学一年时,还是没有守住底线。

说其清廉并不是空穴来风,2002年在他赴澳大利亚考察前,收到了一位熟人送来的皮箱,他想着一个皮箱再不收就太没人情味儿了,但收下打开后发现里面装着半箱子百元大钞。他忙追出门,坚决把钱退了回去。这样的一位官员,在发现家庭存款连女儿1年的留学费用也无法负担时,接受了多年好友给女儿的“生活费”,他则把业务给了这位好友,最终落马。

而广东移动原董事长、总经理徐龙在2008年至2013年间,接受某供应商霍东龄以过年过节名义所送的现金人民币22万元、美金3万元、英镑1万元。之所以有这么多外币,霍东龄说,他考虑到徐龙女儿经常在国外旅游,因此特意送了美元和英镑。

找工作做生意都是烟雾弹

也有一些利用父亲的影响做生意的“上进女青年”,但是毕业不久就开公司,继而开上豪车,真是凭本事取得的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广州花都区政协原主席王雁威外逃后至今下落不明,但其女儿王某瑶去年已经走上了被告席,被指控涉嫌和父亲共谋受贿480多万元。虽然她辩称财物是亲戚的支持款,父亲并不知情,但法院显然不认同这个说法。她涉嫌收受房屋款150万,价值61.6万元进口轿车一辆以及成立公司所需资金200万元等。

有的虽然没开公司,但利用父亲的权利做“掮客”的也有。山东淄博市教育局原局长张洪亮的女儿不仅是“海归”,还拥有博士学位,在北京的一家事业单位从事着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年仅30岁的她在北京认识了经营教学设备的汪新兴,在她的“积极协调”下,张洪亮要求当时淄博市每所市属中学必须配备两到三台价格高达22万元的教学仪器,父女俩利用拖延货款的方式,强迫对方给了她40万元回扣。

安徽省黄山市市委原常委汪建设为女儿汪丽找工作可谓“操碎了心”,不仅利用职权让其在关系企业中吃“空饷”,还嫌工资少,让该企业老板涨工资、报销每月6000元的房租,支付2.5万元的英语培训费等等,仅经过汪丽之手收受的钱物就折合人民币达120多万元。

派医生出国照顾“坐月子”的女儿

也是5月刚刚受审的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原院长张小庄更是充分利用了工作之便为女儿服务。其女在澳洲产后“坐月子”,他担心女儿恢复不好,派医院产后康复科科长用公款购买产妇用品休年假去侍候她;担心女儿吃不香,他安排月子厨师带薪休假3个多月专程去澳洲给女儿做月子餐。

当然,其女也参与了部分受贿活动,收了利益相关方的钱,但他称事后隔了差不多大半年才知道。公诉人庭上问他,“你女儿收钱,这么大笔的资金,都是事后才告诉你吗?”张小庄的回答真是让人啼笑皆非:“这就是现在的独生子女,特立独行的一个特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