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为巴勒斯坦颁“出生证” 一青年激动昏倒,,

联合国为巴勒斯坦颁“出生证” 一青年激动昏倒,,

2017-04-24 03:35 作者:小编
联合国为巴勒斯坦颁发“出生证”

11月29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在联大通过巴勒斯坦成为联合国观察员国的决议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前排右二)热烈鼓掌。图/东方IC

联合国为巴勒斯坦颁发“出生证”

11月29日,在约旦河西岸城市纳布卢斯,巴勒斯坦人举行集会支持巴成为联合国观察员国。新华社发

11月29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阿巴斯(屏幕前左)在关注表决结果。新华社发

11月29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阿巴斯(屏幕前左)在关注表决结果。新华社发

第67届联合国大会11月29日以138票赞成、9票反对、41票弃权的表决结果通过决议,决定在联合国给予巴勒斯坦观察员国地位。表决之前,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呼吁,联合国赋予巴勒斯坦拖延已久的“出生证”。

七成国家投赞成票

11月29日下午,联合国大会就《巴勒斯坦在联合国的地位》决议草案举行投票表决。表决结果为138票赞成、9票反对、41票弃权,以压倒性优势通过决议。

联合国现有193个正式会员国,其中188个会员国代表参加11月29日表决。投赞成票国家包括法国、俄罗斯、中国、埃及、土耳其、日本、巴西、阿根廷、奥地利、意大利等,投反对票的为美国、以色列、加拿大、捷克以及几个太平洋岛国,英国、德国、罗马尼亚、韩国和一些巴尔干国家投弃权票。

这项表决结果不出意料。表决前,阿巴斯在联大讲话。“65年前(1947年)的今天,联合国大会通过181号决议,决定把巴勒斯坦土地划分为两个国家,这个决议成为以色列的出生证,”他说,“今天,联大听到的呼声是,赋予一个真正巴勒斯坦国的出生证。”

巴勒斯坦自1974年成为联合国观察员实体,此后多次寻求提升在联合国地位。巴勒斯坦去年9月寻求成为联合国正式会员国因美国和以色列阻挠失败,今年转变策略,改为申请成为“观察员国”。

西岸学校放假庆祝

消息通过电视直播传到巴勒斯坦后,汇聚在巴各大城市中心广场的数万民众挥舞旗帜、放射烟火、在街头起舞庆祝。

当天,约旦河西岸各大城市的大中小学放假,以举行庆祝活动。而在加沙地带,也有巴民众上街,他们高举巴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巴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旗帜以及阿巴斯的头像表示声援,这对于分庭抗礼五年来的两地实属罕见。

哈马斯领导人伊斯梅尔·哈尼亚说,哈马斯支持任何巴勒斯坦人为建国取得的成就,但哈马斯没有改变不承认“占领者”的立场和对难民回归权的主张。

与去年9月的反对和批评态度不同,今年,包括哈马斯、伊斯兰圣战组织(杰哈德)在内的巴勒斯坦各派宣布支持阿巴斯争取加入联合国的努力。

现场

巴方电视台直播投票

当地时间11月29日深夜,尽管拉姆安拉街头寒风刺骨,但大批巴勒斯坦人仍很早就聚集到市中心阿拉法特广场,通过广场上临时竖起的大屏幕,收看联合国大会就题为《巴勒斯坦在联合国的地位》的决议草案进行投票表决的现场直播。

首先发表演讲的是苏丹驻联合国代表,他在讲话中一个一个地念出了支持巴勒斯坦成为联合国观察员国的国家名字。每念出一个国名,广场上的巴勒斯坦人就大声欢呼一次,当他在讲话结束后邀请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发言时,广场上的人们开始疯狂高喊阿巴斯的昵称“阿布·马赞”。

阿巴斯演讲语气铿锵有力,丝毫看不出已经是年近八旬的老人。阿巴斯说:“未来的巴勒斯坦国将是以1967年战争边界线为国界,以东耶路撒冷为永久首都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话音刚落,现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当轮到以色列驻联合国代表发言时,还没开口,广场上就已嘘声一片。演讲还未结束,负责转播的巴勒斯坦电视台干脆把直播信号暂时掐断,像插播广告一样放起巴勒斯坦传统舞曲,人们随着欢快的音乐又唱又跳。

一名年轻人激动昏倒

投票即将开始,之前还载歌载舞的巴勒斯坦人全都安静下来,所有人眼睛都死死盯住大屏幕,屏住呼吸等待最终的结果。

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喊:“真主至大!”现场的巴勒斯坦人沸腾了,发出了怒吼声和欢呼声。

投票结果出来后,拉姆安拉响起了汽车的鸣笛声,广场上的年轻人欢呼雀跃,巴勒斯坦警察开始朝天鸣枪,有的老人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记者身边一个巴勒斯坦年轻人因兴奋过度当场昏倒,被众人抬上了救护车。

高中教师阿米尔激动地对记者说:“这样联合国就会给巴勒斯坦国划定国界,被以色列占领的土地就不再是争议领土了!”

拉姆安拉市民贾马尔对记者说:“这是巴勒斯坦人向建国目标成功踏出的第一步,这证明我们有能力做任何事情。”

背景

巴勒斯坦“入联”征程

1974年

11月开始成为联合国观察员,巴勒斯坦方面的活动以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简称巴解组织)的名义进行。

1988年

11月15日巴勒斯坦国宣告成立,联大于同年12月15日决定,以“巴勒斯坦”的名称代替“巴解组织”的称谓。

1997年

12月,阿拉伯国家正式向联大提出决议草案,要求将巴勒斯坦在联合国的地位提升为仅次于正式会员国的无投票权会员。1998年7月,联大以压倒多数票通过决议,巴勒斯坦在联合国的地位得到提升。

2011年

9月,巴勒斯坦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递交申请,寻求成为联合国正式会员国,但因美国和以色列反对而未能获得安理会支持。

10月3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投票通过关于巴勒斯坦以成员国身份加入该组织的提案。这是巴勒斯坦首次获准以成员国身份加入联合国机构。

2012年

9月,巴勒斯坦宣布将寻求在本届联大期间成为联合国观察员国。11月29日,第67届联大决定在联合国给予巴勒斯坦观察员国地位。这意味着巴勒斯坦可以参加联合国下属其他机构。

声音

“我感觉我们生活在历史性的一天,巴勒斯坦国的诞生。”拉姆安拉居民苏哈·阿瓦达拉

“现在,我们可以把以色列拖上国际法庭……这对我们非常重要。”拉姆安拉居民穆罕默德·伊萨

“以色列过去60年所作所为都是犯罪,他们夺取我们的土地、孩子和未来。现在,战斗在联合国打响。”拉姆安拉一家知名餐馆店主

20-21版均据新华社

各方反应

以色列

联合国单边决定没有意义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11月29日晚称,联合国大会当天通过的给予巴勒斯坦联合国观察员国地位的决议对巴勒斯坦建国没有作用。“这是一个无意义的决议,不会改变任何实际情况,”他当天在耶路撒冷举行的一场活动中说,“它不会推动巴勒斯坦国的建立,而会拉远巴方与这一目标的距离。”

内塔尼亚胡说,除非巴勒斯坦承认以色列为犹太人国家、宣布结束巴以冲突、切实采取安全举措保护以色列及其公民,否则巴勒斯坦国不会建立。

内塔尼亚胡重申,以巴之间的和平只能通过不设任何前提条件的直接谈判,而非联合国的单边决定来实现。

以色列外交部副部长丹尼·阿亚隆29日声称,无论结果怎样,“巴勒斯坦人最终仍是失败者”。他说,“在我看来,这(对于巴方而言)是一桩‘亏本买卖’,”阿亚隆说,“这只是一种举动,没有任何(实质)内容。”

美国

将继续推动巴以直接和谈

美国坚称巴勒斯坦获得观察员国地位不会改变现状,实现巴勒斯坦建国的唯一途径在于与以色列恢复直接谈判并达成协议。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苏珊·赖斯在投票后说:“今天这个不幸、起反作用的决议将为和平道路构成新障碍……巴勒斯坦人明早醒来,将发现他们的生活没有改变,除了持久和平的前景变得更加模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与赖斯用词相同,也使用“不幸”、“起反作用”等词汇形容这次投票表决。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维多利亚·纽兰29日表示,尽管巴勒斯坦方面不顾美国反对寻求通过联合国大会提升自身地位,但美国政府将继续努力推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恢复直接和谈。

巴正义事业获广泛支持

中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1月30日说,这是巴勒斯坦在独立建国道路上取得的又一积极进展,表明巴勒斯坦人民恢复民族合法权利的正义事业得到国际社会更加广泛的支持。中方同大多数会员国一道,对决议投了赞成票。我们一向主张,独立建国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权利,是实现巴勒斯坦、以色列两个国家和平共处的基础和前提。

相信巴方建国可以实现

俄罗斯

据俄塔社报道,俄外交部副部长波戈丹诺夫11月29日在莫斯科公布了俄总统普京致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的一封信函。普京在信中表示,俄罗斯支持巴勒斯坦建国。

普京在信中说,他相信巴勒斯坦建国是“完全可以实现的任务”,俄罗斯会给巴勒斯坦提供必要支持。他说,“用公正的政治手段解决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地区实现全面长久和平的最重要条件。”

土耳其

升级将为和谈提供动力

土耳其外长艾哈迈德·达武特奥卢说:“批准巴勒斯坦在联合国的非会员国地位将产生推进作用……将为一个经谈判确认的全面方案创造长期以来急需的动力,而不是选择一个替代方案。”

名词解释·观察员国

联合国观察员有多种类型,包括非会员国家、观察员实体、政府间组织、民族解放运动。

经11月29日联大表决,巴勒斯坦地位由“观察员实体”升为“观察员国”,即“非会员国家”。巴勒斯坦升级以前,联合国唯一观察员国为梵蒂冈;瑞士2002年成为联合国会员国以前,是观察员国。

成为“观察员国”以后,巴勒斯坦可在联合国会议上获得更大发言权。但是,不同于联合国会员国,观察员国在联合国大会上没有投票权。

联合国不能直接承认某个国家,一个国家的主权通常需要获得双边认可。不过,一些分析师解读,联大接纳巴勒斯坦为观察员国,意味多数会员国认可巴勒斯坦为独立国家。通常情况下,获得会员国地位前,一国的主权需获得全球广泛认可。

观察

巴方升级以方被动

分析人士认为,虽然巴勒斯坦“升级”为观察员国的象征性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但其带来的积极影响也不容忽视。巴方“升级”并不会给巴以之间的现状带来实质变化,巴以和平进程短期仍难以破冰。

阿巴斯取得外交加分

从巴民族权力机构来看,“入联”成功有利于巩固其地位。近来,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在加沙地带发生新一轮冲突。在此过程中哈马斯显示出令巴勒斯坦人振奋的“军事实力”,使得该组织民意支持率上升,而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则相对黯然。此次“入联”成功无疑让阿巴斯扳回一局。这一点从加沙民众对“入联”成功的反应上就可见一斑:他们高呼支持阿巴斯的口号,认为此前巴勒斯坦人在与以色列的冲突中取得了“军事胜利”,现在又取得了“外交胜利”。

有利巴内部各派团结

从巴勒斯坦内部来看,此次“入联”成功有利于增强巴勒斯坦人的自信心和团结巴各派力量。控制加沙地带的哈马斯以及伊斯兰圣战组织(杰哈德)等各派别去年曾对“入联”表示反对,而今年均表示支持。阿巴斯领导的巴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和哈马斯还透露,“入联”后两派将继续推动结束分裂、实现内部和解的进程。

有利巴增强谈判地位

从巴以和谈看,“入联”有利于增强巴方在谈判中的地位。巴勒斯坦首席谈判代表埃雷卡特曾指出,得到联合国观察员国身份并不能从实际上结束以色列的占领,“但能够使巴以谈判成为两个国家之间的谈判”。

阿巴斯此前也表示,以色列试图将约旦河西岸定性为“有争议的土地”,而“入联”意味着联合国承认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的巴勒斯坦国,在此之后约旦河西岸将是“不可否认的被占领土”。这将使得巴方在与以色列的谈判中拥有国际承认的地理依据。

以或面临战争罪起诉

此外,“入联”后,巴勒斯坦将可以加入国际刑事法院等联合国下属机构,并能起诉以色列在巴被占领土上违反国际法的行为。这将使以色列陷于被动。

国际刑事法院以《罗马规约》为依据于2002年设立,巴方因为没有获得主权国家地位而没有成为缔约国。巴方2009年要求国际刑事法院调查以方2008年至2009年在加沙地带与哈马斯冲突中所涉战争罪行,遭拒绝。国际刑事法院前总检察长路易斯·莫雷诺·奥坎波强调,巴勒斯坦身份是联合国观察员实体。

升级后,巴方可以加入国际刑事法院。不过,分析师预计,巴方不会立即寻求这一突破。

巴以和谈仍然难重启

同时,由于此次“入联”行动遭到美国和以色列的强烈反对,因此巴方在短期内可能将面临来自这两个国家的压力。

对于巴勒斯坦的“入联”诉求,美国和以色列一直持强烈反对态度。美国还暗示将拿冻结经济援助作为对巴方施加压力的砝码,以色列也威胁停止向巴方转交代扣税款。以色列每年移交给巴方的代扣税款超过10亿美元,约占巴民族权力机构预算额度的三分之二。

但一些巴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和以色列此次动用经济手段“惩罚”巴方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已遭受财政危机的巴民族权力机构非常脆弱,任何惩罚性措施都可能造成其解体。而一旦温和的民族权力机构解体,哈马斯势力将大增,有可能会控制整个巴勒斯坦地区,这不符合美国和以色列的利益。

巴以和平进程自2010年以来停滞不前,随着近两年中东地区多国政治风云迭起,巴以问题逐渐被边缘化。在此次递交“入联”申请前,阿巴斯等巴方官员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入联”不是目的,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巴以问题仍然是其坚持的唯一途径。

分析人士认为,巴勒斯坦“入联”并不能解决巴以之间的沉疴。对巴勒斯坦来说,成为联合国观察员国对于化解巴以在耶路撒冷最终地位、犹太人定居点、巴难民回归、边界划分等难题上的分歧并无太多实质意义。重启巴以和谈短期内也难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