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朴正熙到朴槿惠:揭秘韩国通往现代之路,,

从朴正熙到朴槿惠:揭秘韩国通往现代之路,,

2017-05-25 16:27 作者:小编

□本报记者王昱

韩国总统朴槿惠将从6月27日起对中国进行为期四天的国事访问。对于这位能讲一口流利中文的女总统,很多中国人感到陌生而又熟悉,“前总统朴正熙之女”这顶头衔,即便不甚关心时事的人大约都会记得。事实上,朴槿惠从1998年重回韩国政坛的那一刻起,打出的就是“为完成父亲未完成的事业尽一点力”。

从朴正熙到朴槿惠,正是在这对父女先后执掌韩国的轮回里,韩国完成了由军政府向民选国家的成功转型。在这一巨变的过程里,闪动着前后几位韩国总统的身影。在他们各自不同的抉择与命运中,透射的是整个韩国近代的抉择与国运。

朴正熙:无私的独裁者

对于朴正熙的一生来说,最被公众记住的事件似乎莫过于他的死,很多介绍他的书籍也总喜欢从他的遇刺开始进行倒叙。出身军人的朴正熙通过军事政变登上权力的最高峰,最终又死于非命,这似乎很符合大多数人对一般“独裁者”的想象。

然而,“独裁者”其实只是朴正熙的一面,要更完整地了解这位在韩国史上影响甚巨的总统,得从他所经历的另一次遇刺讲起。

1974年8月15日,身为总统的朴正熙正在韩国光复29周年纪念大会上发表演讲,一名青年男子突然从听众席中站起来,掏出手枪向主席台射击。子弹没有击中朴正熙本人,却打中了朴正熙的夫人陆英修。当刺客被制服,随员们都在七手八脚抢救生命垂危的总统夫人时,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总统本人依然站在主席台上,向后看都不看一眼。“我将继续我的演讲”,他沉声说到,并镇定地念完了手中那份演讲稿。

这一幕,通过电视转播被传播到了全世界,似乎成了朴正熙“冷血”的铁证。然而实际上,对于与自己患难与共的结发妻子,朴正熙的感情十分深厚,在演讲结束后,朴正熙立刻赶到医院,在妻子身边整整守候了八个小时,直到她停止呼吸。

与“独裁者”身份更不相称的还有朴正熙的清廉。在韩国历任往届总统中,朴正熙恐怕是唯一一个无论在身前还是身后都没有受到任何腐败指控的人,这一点甚至连激烈反对其独裁的金大中也不得不承认。顶着国内反对其独裁的声浪,甘守着清廉的生活,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处理国务,还要忍受美国要求韩国政治转型的压力,似乎没有任何理由能解释朴正熙为何要固守他的“独裁”。

答案或许能从朴正熙所撰写的那本《我们国家的道路》中找到。该书中,朴正熙在回顾了韩国的历史后总结说,“我们国家的历史就是在与自身所处的地缘政治环境抗争的历史。”周边的大国不断从自己需要出发改变韩国的政治体系,这造成了韩国历史上的诸多悲剧。基于这种认识,朴正熙认为韩国不能再一味被动地接受美国强加给韩国的西方价值体系,韩国民众尚未近代化的思维与西方观念的结合将是灾难性的。在真正实现民主之前,韩国要先改良国民性,在这期间,需进行“管制民主”。

朴正熙独裁的18年里,贯彻的正是自己的这一思路,在发展经济,实现“汉江奇迹”的同时,朴正熙利用手中的集权严厉打击了腐败。他的秘书回忆,1979年朴正熙曾经萌生过退意,曾说“你让我把一些未了的事情办完,我只需要再做一届总统……”然而,朴正熙没有得到这个机会,这一年,他被自己的亲信金载奎刺杀了。

全斗焕:双手沾血的出家者

身为朴正熙的亲信、中央情报部部长,位高权重的金载奎为何要刺杀自己的老板一直是个难解的谜团,但朴正熙的遇刺所反映的一个事实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韩国此时国内的矛盾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即便是像朴正熙这样的强人,也没办法继续“牛不喝水强摁头”了。

然而,身为朴正熙继任者的全斗焕,似乎并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被朴正熙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在学着自己的老上级靠一场军事政变夺权之后,也有样学样地搞起了军事独裁。忍无可忍的韩国民众在这位总统上任不到半年之后,就掀起了史无前例的抗议运动。1980年5月,为了平息在全罗南道首府光州愈演愈烈的抗议运动,全斗焕出动军队进行镇压,造成数名抗议学生死亡。

面对镇压,光州民众的选择是冲进军火库抢夺武器,组织了一支“国民军”与戒严军警开战,起义军在民众的支持下甚至一度将戒严军队赶出了光州。虽然全斗焕政府最终通过暴力镇压了这场起义,但“光州事件”的爆发,标志着韩国军政府与民众的矛盾自此全面摊牌。

全斗焕政府很快就感受到了这种摊牌的可怕。公正地说,全斗焕为发展韩国经济所做的努力未必比朴正熙小,在任期间,他遏制了韩国房地产市场的过快增长,避免了韩国重蹈日本泡沫经济的覆辙。然而经济上的贡献并没有让他获得民众的宽恕,自1980年起,韩国连年爆发各类抗议运动,以为“光州事件”谢罪为名义的改革呼声已然成为社会的主流。

这时,正赶上韩国申办1988年汉城奥运成功,全斗焕很想通过此次奥运会再为韩国经济的发展添一把力。这位铁腕总统的想法是,希望韩国民众能够发扬“爱国精神”,暂缓国内的冲突,为这个难得的机遇让让路。然而他所得到的回应却是更加激烈的抗议和示威。国际奥委会不得不宣布,如这种状态不改变,将取消韩国的承办资格。

现在,轮到全斗焕做出选择了:如继续压制民众的呼声,韩国发展的机遇期将就此失去,但他本人的专政能够被延续;如放弃权力下台,汉城奥运会将如期举行,但作为“光州事件”的罪人,他自身的命运将十分悲惨。在这份艰难的选择面前,全斗焕做了一件可能是在他任内最值得肯定的事情,他竟然放弃了手中的权力,跑到一所寺庙里出家了。韩国依靠军人政变实现政权轮替的时代竟然以这样出人意料的方式宣告结束了。

金大中:亚洲的曼德拉

虽然全斗焕主动放弃手中的权力,但韩国民众并没有因此忘记他当年的罪孽。1996年,他被判处死刑,后被改判无期,在监狱中等来了昔日死对头、韩国民主运动的象征金大中当选总统的消息。

在韩国的军政府时代,不止一位军政府官员曾经预言,一旦金大中掌权,必将进行史无前例的政治报复与清算。的确,金大中有足够的理由报复,因为在韩国军政府时代,他基本上就是在无休止的被捕、关押、酷刑拷打、流亡、暗杀当中度过的。朴正熙曾经使尽各种招术想要做掉他,全斗焕干脆判处他死刑。如果不是美国一再出面干预,金大中根本不可能活着等到竞选总统的那一天。

然而,金大中上任后仅四天就特赦了全斗焕——这位曾经残酷迫害自己的前总统。对于这份特赦令,金大中公开的解释是,不管怎么说,全斗焕曾经为韩国经济起飞有过重大贡献,让他重获自由,能够更好地整合韩国的力量,渡过金融危机的难关。

其实,金大中在复仇与宽容之间最终选择了后者,还有更深一层含义。从朴正熙时代一路走来的韩国社会,为了实现国家的正常化已经经历了太多的斗争,在韩国终于实现民主国家的梦想之后,在保守派和改革派之间,需要的不是进一步分裂,而是和解。

“要憎恨的不是人,而是罪恶本身。”这是信仰天主教的金大中在漫长牢狱生涯中得出的结论。他曾经的抗争与遭遇、执着与宽容,都酷似南非民主运动领袖曼德拉,金大中也因此得到了“亚洲的曼德拉”的称号。在金大中就职典礼上,崔圭夏、全斗焕、卢泰愚和金泳三四位前总统在主席台上就座,这史无前例的一幕标志着韩国最终走完了它向现代国家转型的征途。

从朴正熙的执着到全斗焕的悔悟、再到金大中的宽恕,在这些总统在关键时刻的抉择里,我们看到了思想与性格迥异的他们有着一样东西在闪光——对国家、民族命运的责任感与良知,是这份良知让朴正熙背负起了独裁的骂名,实践他的执着。是这份良知,让全斗焕在国家与个人抉择间最终悔悟。也是这份良知,让金大中选择了最终的宽容。正如金大中所言:“哪怕对自己不利,哪怕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或者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时,也要坚定地按照自己的良知来做出行动。”

这也许正是朴槿惠那句“完成父亲未完成的事业”之所以能够感动民众的原因所在。